深水埗吉鋪逾5% 不如短期借予社企NGO達三贏 (香港01)

香港人常言「土地問題」,但原來閑置空間到處都是,除了棕地、廢校,還有吉鋪。最近社區設計工作室「One Bite Social」发起為業主和有需要人士配對的「壹屋計劃」,到底吉鋪問題有多嚴重,又有多少人正在尋覓生存的空間?

走進深水埗東南面,在那些皮革鋪、鈕扣店和布行之間,總有些鋪長期落閘。單是大南街和基隆街一帶,794間地鋪中就有46間空置,閑置率約5.8%,當區地產經紀梁先生亦估計每20間鋪就有1間空置。這情況不是深水埗獨有,據美聯工商鋪資料研究部及美聯旺鋪,今年7月旺角有254間吉鋪,空置率達7%,銅鑼灣則有129間吉鋪,空置率達12.1 %。

美聯旺鋪營業董事何漢明解釋,2015年內地自由行由「一簽多行」轉為「一簽一行」後,內地客群少了,不少店鋪結業,業主一時不願降租,形成吉鋪。

至於深水埗,當區另一經紀楊小姐指,區內亦有業主不願降價,租戶亦覺得鋪租應回落,彼此談不妥導致鋪位丟空。經紀梁先生則指:「有些大機構持有的,租出要辦很多手續,打工那些不會冒險,怕批了給不好的租客會給上頭罵。」而本身做布行、鈕扣的業主則較保守,早兩年會希望租給同業,不想店面變得太多,又會看對方有沒有做生意的經驗,「他們會問我,那些年輕人有沒有能力的?是否玩玩嚇?最後見都不肯見。」梁先生說。

但他說這半年業主大概也怕繼續丟空沒有收入,改變了心態,「交到3、4個月按金就算。」也願意租給年輕人做創意皮革、咖啡店,「他們見附近轉了型後很快就租到出去。」

雖然如此,區內仍有部份鋪位丟空了半年至一年。與此同時,卻有不少初創企業和NGO缺乏空間。社區設計工作室One Bite Social看到這情形,就想到連結業主和有需要的團體,善用閑置資源,剛好一個朋友的家族擁有大南街一個吉鋪,他們就和她商量借​​出鋪位3星期,每天由不同組織進駐,變身快閃店。

借出地鋪的Jackaline說,「鋪位丟空了大半年,零散地有些人問,工作室、理发店都有,但最後都不了了之。」她很認同One Bite Social的理念,也希望這條街恢覆活力,「我在深水埗住了很多年,近年這條街愈來愈靜,好像被人遺忘了。」在該區經營皮革店的鄧小姐更說:「愈多吉鋪就愈靜,愈靜生意就愈差,吉鋪就愈多,要想辦法做旺條街。」

做旺條街,或許正可以靠快閃店。尖沙咀K11商場7年前開業時就劃出逾6000多平方呎,以「零底租」租予7、8個本地設計師及年輕創業者,該公司曾表示特色商戶有助帶旺人流,最近他們還引入韓式雪糕店,開張當天引來千人排隊購買。

帶旺人流之余,快閃店將吉鋪大門打開,也方便潛在租客視察環境,有助店鋪租出。而且美聯旺鋪營業董事何漢明指:「說就說短租,其實只是一張借用合約,雖然租金較低,但不會影響鋪位市價。」短租或短借,可會是吉鋪問題的曙光?

現時坊間的短租鋪主要用作散貨場,除此之外,吉鋪還可以變成什麽模樣?短租或短借,又是否能成為初創企業和NGO的出路?

 

發表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